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 > 大美新疆 > 列表

一座火车站的春运变迁

来源:网络整理  时间:2018-02-22 12:55

□本报记者/逯风暴

从一票难求到动动手指网络购票,从旅客翻爬车窗到不紧不慢排队上车,从小小的购票窗口到便捷的自助售取票机……乌鲁木齐南站的春运变迁折射出我国改革开放40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经济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,我区各族群众交通出行方式发生巨大变化,人们有了更多获得感、幸福感。

从一票难求到动动手指网络购票

“车站广场上黑压压的都是人,售票窗口前排队买票的人都排到了广场上,至少有100多米长。”2月13日,回忆过往,76岁的铁路退休职工刘学贤对旅客购票排起的“长龙”仍记忆犹新。

1963年1月15日,乌鲁木齐火车站(现乌鲁木齐南站)开始运营,刘学贤就开始在售票厅售票,直至退休。建站之初,南站年旅客发送量不过几十万人次,春节前旅客增加较多,彼时车少旅客也少,排长队买票的场景较少。

1954年,“春运”二字第一次出现在媒体上。但把“春运”当成一个社会关注的焦点,还得从改革开放时算起。当时,大批农村富余劳动力南下北上,每逢年末的春运大迁徙逐渐凸显。

刘学贤对此感受很深:“改革开放后,坐火车的人明显多了,一到春节前,我们的工作就跟打仗一样,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,经常一边卖票一边啃几口馒头。”

南北疆的旅客涌进南站,小小的售票厅承载不了排队的旅客,队伍弯弯曲曲绵延到广场上,对远在他乡的人来说,小小的票根,一头连着异乡,一头连着家乡。

刘学贤见多了旅客排队的艰辛,有的旅客通宵排队等待,有的排队两三天也买不到回家的票。严寒天气下,焦急、委屈、愁闷交织在一起,有的旅客坐在行李上默默流泪。

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南站的售票窗口在不断增加,服务质量也不断提升,但购票“长龙”并不见缩短。

所有的旅客只能排队买票,有些旅客可能要排一两天才能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,甚至全家都要出动,带着被子、拿着吃的喝的在窗口前排队。

“车少人多,再加上主要靠窗口售票,造成了旅客在车站排长队的现象。”曾在南站工作了六七年的乌鲁木齐站客运车间售票值班员张小霞说。

进入2000年以后,情况渐渐好转,仅仅几年的时间,市民购买火车票的方式就有了根本的改变。2012年1月1日,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,购买火车票正式迎来“网络时代”;2013年12月8日,12306手机客户端正式开放下载,购买火车票至此进入“拇指时代”;目前大部分旅客通过互联网购买车票,南站排长队购票已成为历史。

从旅客翻爬车窗到不紧不慢上车

“以前为了让旅客挤上春运火车,我们用肩膀顶、用手推。”在铁路退休职工阿依夏木·喀依特的记忆里,那时春运等于挤火车。

1978年,阿依夏木调到南站工作,成为一名站台客运员,旅客上车的艰辛百态都落在她的眼中。

1984年,南站旅客发送量为122.3万人次,春运依然是旅客集中出行的时期。

携带大小不一行李的旅客,购买一张小小的车票后进入候车厅,不大的候车厅被旅客填满,凳子早已不够用,旅客们有的坐在行李上,有的索性躺在行李上睡一会。

阿依夏木从人群中穿过,走上站台。检票后,旅客们肩扛手提着行李奔向返乡的列车。

“人多,行李又多又大,车厢挤满了,后面的人上不去咋办?有人就从窗口翻进去。”阿依夏木给记者比划着列车窗口的大小,小小的车窗仅容一个体格较瘦的人爬进去,“有时候我肩扛手抬帮旅客爬窗户,有时候我会使劲从车门处把旅客推进车内。”

到了2000年,南站旅客发送量猛增到398.7万人次,日均发送1.09万人次,高峰时达1.4万余人次。危险的翻爬车窗行为早被禁止,春运期间,旅客奋力朝车奔跑依然是常态。

“春运人太多,不跑就挤不上车,有时候车门口人太多,乘务员会把乘客往其他车厢疏导,先让他们上车再说。”今年54岁的乌鲁木齐南站客运员玉素甫·斯马义说。

如今,南站经停列车51对,其中开行的动车犹如公交车一般一趟趟运送旅客前往吐鲁番、哈密、兰州。随着铁路运力持续提升,车速更快,春节“走得了”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今年春运期间,图定列车日均能力达到9.8万个席位,其中出疆3.1万个席位,疆内6.7万个席位。

十几年前,旅客刘兴远也曾检票后百米冲刺般奔向列车,而今这些情景只留在了记忆中:“现在根本不用跑,大家都能上去,谁还费力跑啊。”

从小小的购票窗口到自动售取票机

刘学贤还记得,南站建站后,售票厅仅有3个售票窗口,所谓的窗口也不过是在一块玻璃上挖出一个小小的洞口,旅客递进去钞票,售票员递出来车票。

春运时售票压力大,南站会在车站办公楼不远处搭一座棚子,开设临时售票窗口,成千上万的旅客就在各个小小的售票窗口前排队购票。

自1962年建成以来,南站先后经历1984年和2004年两次改扩建。候车厅越来越多,售票厅也越来越大,售票窗口逐渐增加,目前,南站有18个售票窗口。

从以前拥挤单一的窗口购票发展到现在的网络、电话、手机、代售点、自动售票机购票多种售票方式,旅客购票途径更多,体验更美好,窗口前也没了排长队购票的场景。

“现在旅客到窗口来主要是以挂失补办、退票、变更到站的业务为主。”张小霞说。

随着互联网售票时代开启,从2012年1月起,南站启用自动售取票机,旅客可自助购票、取票。今年春运期间,新疆铁路部门在南站增设了自动售取票机,使得站内自动售取票机达到了35台。

高铁的开通,让南站经历了又一次巨变。2014年,乌鲁木齐火车站更名为乌鲁木齐南站,从此,“乌鲁木齐南”的字样出现在了票面上。

到了2016年,人们常说的高铁站,也即现今的乌鲁木齐站启用,功能更全、设施更完备的乌鲁木齐站分流了大批的旅客,春运的主战场悄然转移。南站曾经的人山人海如今不见,原来人潮汹涌的售票大厅也变得有些“冷清”。

一组数据足以说明这种变化:2月13日,乌鲁木齐站发送旅客36648人次,乌鲁木齐南站发送旅客15536人次。

2月14日15时,记者在南站看到,广场上旅客较少,取票处有20多名旅客排队取票。进站口处没有了往日排队进站的场景,从取票到进站所费不到10分钟。

从人山人海到稍显“冷清”,在春运的时光中,乌鲁木齐南站的变迁,见证着新疆铁路的成长、新疆交通方式的巨变,更见证着时代的进步。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