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 > 支援新疆 > 列表

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援疆医生:带着广州嘱托 洒下壮志豪情

来源:网络整理  时间:2018-09-10 18:41

  这是一支带不走的医疗团队:同事们千万继续加油;同胞们千万保重身体。

  金羊网讯 记者甘韵仪报道:10名医疗工作者,500多个日日夜夜的付出,4000多公里的牵挂……

  “当你无法放弃自己内心的渴望,那就勇敢地前行。”为了让喀什人们享受与广州同等的医疗水平,广州援疆医生团队在南疆洒下壮志豪情,完成广州的嘱托。

  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人民医院里,医生们动情发言、热泪相拥、依依话别之后,第八批广州援疆医生团队告别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在近日回到广州。在过去的一年半里,他们见证了哪些从无到有,播下了哪些生命希望,如今又最牵挂什么?他们的故事,是新时代援疆的缩影。

  而他们的故事也未完待续,新一批的广州援疆医生又将踏上新征程。

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援疆医生:带着广州嘱托 洒下壮志豪情

鲁明军。(中间)

  故事1:了不起的认证

  一年半以前,南疆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救治因软硬设施跟不上,心肌梗塞等病人基本都到喀什地区医院治疗,路上时间得花30-60分钟。然而,突发胸痛治疗须与时间赛跑,10分钟内做完心电图,20分钟内测好心肌酶,30分钟内用药,治疗效果才最佳。面对这种尴尬,医生们也苦于突围难。

  广州援疆医生鲁明军初到疏附县人民医院时,一腔热血,希望从“0”到“1”,不仅完善胸痛急救体系,甚至一步到位申报国家认证。然而,路途举步维艰,当耐心磨光的时候,他真的想过放弃。

  “当地的护士,普通话理解能力有限,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培训可能需要进行三五次甚至十次。”这是鲁明军万万没想到的,例如胸痛流程培训,“病人到达急诊室,按三种情况分诊,胸痛到昏厥的,马上送去ICU抢救;胸痛到大汗淋漓但没有昏厥的,马上送去普通抢救室;一般胸痛的,就去胸痛门诊。就这三句话,培训了几次,护士们都不明白怎么分诊……只能手把手一次一次培训。归根到底,他们对胸痛治疗心里没有底,不敢治疗。”

  第一步都这么难,怎么申请国家认证胸痛中心?“唯有培训、培训、再培训!努力、努力、再努力!”据介绍,国家认证胸痛中心相当严格,每一个被救助的胸痛病人的资料都要详细上传至国家胸痛中心总部;需要建立清晰的流程与制度,包括乡镇救助网络,120、急诊、心内科ICU、放射科、心电图等科室联动网络等,细致到医院每一个时钟的时间都同步精准至分钟,全院医护人员懂抢救,连门口保安、保洁阿姨都要懂得心肺复苏,以确保病人在医院任何一个角落,都会得到正确指引。

  足足准备了一年时间,团队才放心申请审核,接受专家暗访、现场核查、全国专家投票与排位等考验。有专家点评:“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中心比内地一些三甲医院做得还要好!”今年7月20日,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中心获得国家认证,成为新疆自治区第二个国家基层胸痛中心,全院震动。

  鲁明军说,每次想放弃的时候,就想起同为广州援疆干部,分别任疏附县卫生局副局长、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的欧宇端和袁俊的两句话:“加把劲,你这项工作代表着广州的水平。”“我们无条件支持。”该胸痛中心建设1年来,至今共诊治急性胸痛患者800余例。

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援疆医生:带着广州嘱托 洒下壮志豪情

谈军。(中间)

  故事2:夫妻双双援疆去

  谈军与丈夫双双援疆的故事,在当地是一段佳话。在新疆疏附县人民医院,广州援疆医生谈军主要负责妇产科工作,任妇产科主任。先生周之游,原来是广州市轻工职业学校一名体育教师。

  去年暑假,周之游到疏附探亲,在当地挂职的教育局副局长告诉他,喀什明德小学有一支足球队,孩子们踢球热情高,但一直没有专业老师带。足球专业出身的周之游萌生了一个想法:留下来,带这支足球队。就这样与妻子一起,加入到援疆大部队中来。

  谈军是新疆人,从小在乌鲁木齐长大。然而乌鲁木齐距离喀什有一千多公里远,援疆之前,她对疏附县知之甚少。带着家乡情怀,以及医者仁心仁术,她和队友们一起来了,“新疆孕产妇死亡率高,全国排行第二,重灾区就在南疆。”她很痛心。

  今年6月,医院开始筹建重症孕产妇救助中心,“中心建立起来后,要面向10个乡镇,将孕产妇按5色分类法进行分诊,按照新的标准,不同情况治疗方案不一样,救治医院不同,一旦遇到危重病人,确保有专业团队及时抢救,分级转诊,从而降低孕产妇死亡率。”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